二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魔地仙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残红血魔
    词曰

    一片道心玉修真,半世羽化登,天地变,杀伐声现。

    十载风雨路飘零,宿孽总因情,风云起,血腥万里。

    匆匆的十几年在修道之人看来莫过于只是弹指间,自上次武欲之事后,天下便再无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在这十几年间,武欲一片风平浪静,九阳道人当日虽未重伤却也伤及到了筋骨。因此事上,便也一直都在后山疗伤却无意间窥探到了武欲心经的无上心境,据说已于七重巅峰的九阳道人在此整整卡了数百年之久,此次能够悟到门路他是极为欣喜的,但推算日子那太古几人估计伤势也快痊愈了,又有些担忧起来。

    这武欲的阳光看上虽然极为的明媚骄艳,但是无形之中总有几分的清寒之意席卷在众人的心中。九阳道人这十几年来都未问世事甚至一度谢绝见客,都中不少事宜均是由爱徒卓云飞以及青松峰玉虚子帮忙打理,至于其他俗事倒是一概不理的。

    石栈峰显得无比的荒凉,本来就人脉稀少,现下少了两个最活泼之人更是显得凄清。对于冰凝的尸首,那日万钧带回来之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倒底过于悲痛便也没有怎么理会。她却因生前服下过四方灵物各类奇珍异草甚至还有黑曼莎花而一直都保持着原有的模样,甚至没有僵化。

    万钧当时考虑到这个女弟子生前素来爱美,死时被一把剑穿身而过定然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便狠下心把尚且还插在她身上的剑给拔了出来。奇怪的是伤口直接迅速的愈合起来,而且死去多日后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倒像是睡着了一般,非常的安祥,脸上的红润甚至还让人错认为尚有生气。

    张立凡涉猎书籍众多,只说应该是那些灵物之故。当时她服下的灵物本来就没有发挥出几层功效,药效尚要延续也不是不无可能。但是他却也不知或者就根本没有所谓的起死回生的办法,当然万钧也曾经想过,却觉得古往今来谁人不死?企图跳出五行,躲过轮回显然是痴人说梦除非真的能够越过那滚滚天雷层飞升上天。

    因冰凝尸首不化,万钧便也没有将其下葬。而凤凌天为弥补自己的过失,特地从北海玄冰深处挖回了万年不化的玄冰给其刻成了一副棺木。虽然万钧接受了,但却不让他接近冰凝似乎对他当日所谓的无奈之举还有些耿耿于怀。

    煮饭的大叔大娘就不必说了,当时大娘见到冰凝的遗容而且还听说了方源之事也是声泪俱下。毕竟也算是看着她成长的,一时辣的去了二人,倒像是失去了什么似的。

    而李玄东几人倒是可以去看看师妹的遗容,但是相对来说只有方源和她的关系才是最好的,毕竟两人年龄差距相对来说还不是很大。武欲上次也受到了不小的重创,虽所当时魔教和妖族损失都比较惨重,可武欲也折损了不少的弟子甚至还有几位长老。

    如今虽看似太平,其实人人自危,现在修道界已经盛传有些门派的弟子已经无缘无故失踪,问题是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寻不到,简直是思之极恐。玉虚子也曾和几位峰主商议过,派遣了弟子前去查看可惜仍是一无所获。

    前不久卓云飞接到密信一封,这书信告知南荒一代的荒山深处似乎有那天外几人的踪迹。这一下子让几位峰主乃至长老都大吃了一惊,这几人可谓是心头大患多年来一直都不遗余力的追查其踪迹,而且据这卓云飞的大肆渲染,当日在瑶山之地很有可能就是那叛逃到魔教的方源故意破坏的阵法的。

    这时候的武欲似乎已经淡忘了还有这么一人曾经存在过,因此倒也没人肯为他出头伸冤的。李玄东几人不是不肯,而是觉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们都清楚,自己的小师弟还活着,这边是最大的宽慰了。

    十几载的江湖并无多大的变化,但是暗地里的局势却也有一些改变。其中最为变换迅速的乃是天魔教,传闻万魔老祖当日在武欲受伤颇重,不出几年便羽化而去。而这时天魔教已是群龙无首,本来就假借着万魔老祖威名的魔教之众突然就四分五裂。

    率先不服的就是噬毒老人,他觉得自己憋屈了如此多年早已是怀恨在心

    的。万魔老祖这一去,便再不停其宣传了。万魔子一人焦头脑额,手下根本无可用之人,居然还发展到一些闲散的魔教之众入侵总坛可谓是十分憋屈。

    但是适时出现了一位道法极高的之人,不仅全力辅助万魔子更是出手给了其他分宗的宗主一个下马威。据魔教盛传,此人出场始终都是以银白面具,并且手中一萧一剑。而且几乎都是在月圆之夜才会出现,且出手狠辣,根本不留半分的情面。因他出手干净利落,且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因此魔教之人又称他做冷面残剑。

    不过后来发现他喜欢在夤夜出手且无一失利倒像是晃荡在众人身边的厉鬼因此又称他为残红血魔,这名声让他迅速传播来开,只要有谁敢忤逆万魔子的话语便只得战战兢兢地挨到夤夜。

    一旦到了那个时刻,必先有一声清扬动听的萧音而起,并且伴随而来的还有朴素迷离的光影和水雾,但这到了最动听之处却有一把残剑迅疾封侯之后便是血溅当场根本毫无回转的余地。

    这些是西域一处荒凉小镇上的谈论之声。

    但是听这话之人却有些不信,只说道“我说张老头,哪有那么邪乎之事?”

    那被叫做张老头的严肃说道“别不信,我曾经在一个夜里见过这道身影的。”

    旁边另一人似乎想要笑出声,但却一直忍耐着,只说道“张老头,莫不是你被吓破胆了吧?”

    张老头小声道“快别这么说话,那位血魔公子现在在魔教之中炙手可热,若是被他知晓可还有命活?”

    不料这年轻气盛之人却说道“哈哈,这张老头是危言耸听,真是大话满天。”

    那张老头眼睛一瞪,正欲说话不料这时天色突然黯淡了几分,甚至还有阴风不停地席卷着街道处的落叶。这情景倒让众人颇有些不寒而栗,毕竟说变就变的天色定有什么名堂的。

    果然,在众人的错愕与惊讶中,几道人影从天而降。为首之人银具掩面,黑袍裹身,最为醒目的乃是黑袍上居然有几处缝补过痕迹显得格格不入,而且所用的针线乃至做工都也比较粗糙。

    这人一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便让人无故感到有些惶恐。这时一条人影向他迅疾而去,出手异常迅速,街道两旁的枯枝不停地摇曳着。地上黄叶和尘土全都被席卷起来,形成一道强劲的攻势直冲而去。

    只见那银面具之人好不惊恐,手中一把玉箫而出,猛地一下子便击破了这道攻势。而出手之人又近身而去,迅速出手便向他身上便抓了去。对方从容不迫,在未及捉到之前便已经迅速避开,脚步实在出神入化不时已经到了一丈开外。

    出手之人娇笑了一声,并嗔道“血魔公子,你躲着奴家作何,奴家又不会真的伤害你,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这几声媚笑让旁边之人心神跌宕,仿佛是那九天的百灵鸟实在是动听至极。而那黑衣的血魔却是毫无动容的,半日方才说道“紫罗兰,你又来此处作何?”

    紫罗兰又媚笑了一声,简直活脱脱的又是第二个冥姬,看了看他方才跟随之人只笑道“都说血魔公子生性冷谈,不近女色,从来都不会和女子有过多的交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居然还带着一女子。”

    血魔似乎并不想回答,只懒懒地道“瑾瑾,你和他们先回去吧,别再跟着了。”

    方才谈话的几人中不乏有青年男子,见到那紫罗兰貌美如仙,声音亦是宛转悠扬便都差点酥倒在地。现在又见到另一女子亦是娇媚动人,观之可亲更是眼睛都望直了。

    那瑾瑾之人开口道“主公,教主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的。”

    血魔却摇头道“此去十分危险,你先回去吧,我过几天便来。”

    瑾瑾似乎还有不甘,正要说话,血魔又重复道“回去吧,真的危险。”

    瑾瑾无奈,只说道“主公一切小心。”血魔点了点头,瑾瑾深情地望了他一眼,转身带着几人而去。

    而那紫罗兰却又娇笑道“血魔公子真是不懂怜香惜玉,那女子如此情深意切的想要留在你身边,你却将人家赶走。”

    血魔没有说话,只是冷着眼光看了过来。紫罗兰突然就住了口,因为她透过那半张银色面具看到了一双深邃冷然的眼眸居然有些望而生畏,这眼神的冷峻足以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而血魔最终也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冲天而起飞向了深山之中。

    紫罗兰愣在原地,也准备追去之时,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并说道“扎人的罗兰花,你停在这里是为了等我吗?”

    见到如此死皮赖脸和恬不知耻之人,紫罗兰牙都恨得痒痒的,可恨现在只得隐忍只娇笑道“不害臊,谁愿意等你了。”说完,也不在看他,直接朝着血魔的方向而去。

    而那人之人,又出现了一人,只和那人说道“走吧,先去查看一番吧。”说完,两人都冲天而起,紧随而去。

    张老头一行局外之人只瞪直了双眼,他们寻常之人住在这寻常小镇之上,何时见过这般能随意御空而来又随意御空而去的修道之人。今日一见,只觉白活了半辈子。

    但这惊讶还未散尽之时,又是几道白色剑光落下,剑光散去之后却是几名比较正常的青年男女了。而且装束还是道袍,看上去像是名门正派。

    其中有一个人走过来冲着张老头说道“老先生,这厢有礼了。请问下这无量荒山位于何处?”

    张老头见着青年眉目清秀且温文儒雅,完全一副名士风格便没了刚才那畏惧之心只指着方才血魔等人前去的方向说道“往那个方向直去,不足半日便可看到。”

    青年道谢了一些,准备转身离去,而张老头却又自言自语道“奇怪了,怎么这几日总有人询问无量荒山之地呢?”张老头前几日也曾经给几个人指过路,但这无量荒山据传数千年来都无人踏足可谓是荒芜至极。从前不乏有些艺高人大胆的猎户歧途去里面闷声发大财,但是却一去不回。而且据找寻之人的说法,他们白天在周边一代的密林中都感到昏暗无比,而且里面总有种无形的惶恐让人难以承受。

    不想这几日却有人频频踏足,他是在是搞不懂,今日又来了这么些匆匆而过之人自然是有些好奇的。

    青年修士听到张老头的话语楞了一下,又连忙回头道“老先生,莫非方才还有人前来问询过?”

    张老头能感受到他们几人一身浩然正气,绝非什么邪教之人便也没有保留把刚才所见所听之事悉数告知。青年明显楞了一下,道了声谢便转身同后面之人说了几句话,几人显然都有些吃惊却也没有想太多便冲天而起朝着那无量荒山而去。

    途中,林小菁有些惴惴不安,细心的沐霜发现了这幕便说道“师妹,你一定再猜测是不是他?”

    对于残红血魔的名头正道之人不是没有听过,但是按照描述的说来,一定是当年被逐出师门的方源无疑了。这十几年过去了,昔日武欲门下颤颤弱弱的弟子居然成了赫赫有名的大魔头。

    林小菁不信,花解语不信,甚至石栈峰除了凤凌天外也没人相信。可是,从那些道听途说的描述看来却又的确是他。是命运捉弄,还是命中注定?

    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小菁听到这话,明显也是楞了一下。此次武欲便是接到书信,告知在这无量荒山中曾经发现了那几名号称什么天外之人的踪迹。

    而据观星长老观星以及杜家太长老在天书上得出的结论来看,几名天外之人应该是伤势还未恢复,暂时不能作乱。因此这才决定派遣年轻弟子查看一二,若是碰到大可不必以命相搏。而且观星长老告知西方星辰未有异常之动,暂时不会有什么灾难发生。

    因此这才放心让他们前来历练顺便查看一二,林小菁心中七上八下。一晃之下已经是十余载了,她这十几年来日日都有幻想过与他再次见面的场景。而近日这般,怕是不久就会见面,然而却是兵戎相见她如何能够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