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必相逢 > 第一百一十四章·解毒
    杨卿珏和裴殊的区别,在于杨卿珏阅书无数,几乎识辨所有奇毒,却很容易遗漏他所不知道的毒药,从而无法对症下药。

    而裴殊,时常出入战场,虽然在年轻时没接触过几本医书,但过手的毒药不计其数,也懂得许多应急的措施。

    再加上之后见到杨卿珏,缠着他给了一大摞的医书,把裴殊在经验有余,偏门知识不足的缺点补得严严实实。

    暗盒递出,杨卿珏伸手接过。

    修长的手指划过叶沁竹的指侧,两人都感受到了出奇的凉度。

    杨卿珏银针在手,找准了穴位,正待一针扎下,却听得前厅齐翘楚发出一声尖叫。

    “你是什么人?敢擅闯鲁王府?还不给我滚出去!”

    回应她的,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还让老夫滚?若不是三皇子口谕,老夫其实你这种俗妇所请得动的?”

    齐翘楚大声尖叫,喊着丫鬟嬷嬷前来赶人,但她叫声大,却没起到什么效果。

    来人抱着个医药箱,大摇大摆地走进内室,正好与愕然停手的杨卿珏目光相接。

    “别动!”他断喝一声,大步走上前,一把便推开了杨卿珏。

    “销魂散配陌上桑,真是有才!”一边翻动着医药箱,裴殊一边感叹。

    “裴大夫?”叶沁竹喊出了声,“你怎么来了?”

    “我要不来,三皇子这副身体就要废了。”裴大夫嘴里说着,手中动作不停。

    他翻着自己小小的医药箱,从里面找出几根干枯的草,掏出研钵磨成分,再混入一小瓶奇怪的溶液,然后倒进了杨卿檀嘴里。

    “用灵力把它们送到你的全身去。”言简意赅吩咐完后,裴殊才有空转向叶沁竹和杨卿珏,开始解释。

    “添香楼的姑娘把粉末带到我这儿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妙——销魂散配陌上桑,它的功效足以在短时间内致人死亡,但远不止如此。

    这种毒素虽然可以用于普通人身上,但专门对付的还是灵师。如果有人试图阻断毒素的扩张,那它便会迅速扩散到被下毒人的经脉上去。

    别说你小子不知道它的解药,中毒人哪怕到最后能捡回一条命,也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说完,裴大夫还笑眯眯地拍了拍嘴唇出现一丝血色的杨卿檀的肩膀,老成地安慰

    “不过无事,既然我看到了,便不会让三殿下如此轻易地死去。”

    “裴大夫……”叶沁竹心中百感,但强烈的不安始终盘旋于她的心头。

    她张口欲问,但有个人已经替她问了出口。

    “裴大夫,你直接进来,就不怕被人盯上吗?”

    这句话出口,整个内室一片死寂。

    裴殊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刚打算开口,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骂骂咧咧。

    齐翘楚的语气暴躁,甚至还带了哭腔,她气势汹汹赶到门外,指着里面开始大吼。

    “来人,快把门给我砸了,三殿下外出赴宴未归,哪有他说进就进的道理。”

    她的声音下,响起几句唯唯诺诺的应声,被三王妃指使的丫鬟婆子抡起大棒,就打算破门而入。

    还没等她们砸门,那门便自己开了。

    气质出尘的男人站于门后,眉目间没了笑意。

    “三皇妃深夜到访,有何要事?”杨卿珏两手把着门,寸步不退。

    “七殿下?”齐翘楚一个激灵,她蹲在前厅,愣是没看到人进来。

    杨卿珏是什么时候来的鲁王府?她难道走神了?既然如此,莫非……

    “敢问,三殿下可在里面?”齐翘楚怯生生地伸出脑袋,声音中夹杂了一丝莫名的兴奋。

    “三哥在,只不过不希望见到王妃。”杨卿珏的眼中寒光闪过,声音降了一个度,“希望王妃不要自讨无趣。”

    齐翘楚一跺小脚,扭捏地抿了抿嘴唇。

    “我只不过是,担心殿下而已。”她小声嘟哝。

    “本王安好,王妃不必挂心。”回应她的是杨卿檀冷到极致的回答。

    回答声混着灵力,从室内传出,稳稳送入了齐翘楚耳中。

    齐翘楚嘴角一撇,竟差点儿哭了出来。她机警地瞟了眼室内的场景,结果却被杨卿珏挡回了门外。

    “你们就知道防我!”她抱怨道,随后头顶冒火,悻悻而归。

    “来人,给我把那白胡子老头报给太子殿下!”前脚刚出内室,齐翘楚后脚就指挥起了侍女。

    “齐翘楚是太子的眼线,她见到了你,至少是她,一定会把你报告给杨卿翰。”杨卿珏合上了门,面露担忧地转向裴殊,“裴大夫,医者悬壶济世乃是本分,可你……”

    “王七,我且问你。”裴殊乐呵呵地摆了摆手,制止了杨卿珏,“一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年军医,和一个深受百姓爱戴,为国镇守边疆的王爷,哪个将要救的人更多?”

    杨卿珏的声音一顿。

    “你其实是知道的,七殿下。”裴殊叹息一声,把手覆在药箱上,“太子宴请,必定会出事。今日你遇到了你未知的毒药,要么三殿下丧命,要么我深陷危机。

    我这一生,见过战场,也见过庙堂。认识乡野村夫,也荣幸与大公子结交,既然二者必损其一,老夫这条已经活够了的命,随时可以献出来。”

    “只不过……”他爱怜地拍了拍药箱,把它从肩上取下,“可惜了这陪了老夫半生的药箱,今日便要易主了。”

    他捧着药箱,把它往杨卿珏的方向一送,垂下头说

    “我与殿下有缘,能通过大公子互相结识,日后如果老夫遭遇不测,这药箱,便送给七殿下了。”

    “你会遇到的,很有可能是韩曳。”杨卿珏声音干涩,叫出了那个名字。

    “三殿下七星三等,即使全盛时期也未必打得过韩曳——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个韩唐。韩曳纵横边疆十数年,他的实力我摸不透,如果敌人是他,我……不会盲目抵抗。”

    “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八星灵师?”裴殊一摆手,好像凭栏听风般接受了杨卿珏对他的放弃,“无事,若是老夫值得这种人大动干戈,我还能去地府好好夸一夸。”

    叶沁竹第一次接触“韩曳”这个名字,便被这个身份吓了一跳。

    她还记得杨卿珏与慕容修仪之间的那一场战斗,刀光剑影起舞,闪得她根本捕捉不到两人的动作。

    那时的叶沁竹还不知道韩曳究竟是何人,只是在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身份。

    八星灵师,会是何等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