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问天 > 第三卷 家仇国恨 148. 三宗战佛徒(再续)
    攻伐骤然遇挫,僧人有些恼怒,稳住身形后快速调整气息,想要出手反击。还没有出手,他也察觉到天色的变化。

    但是他看到的更多。

    变暗的只有几人周围数十丈,远处天色依旧如常。他知晓这是对方在施展术法,不再抢攻,灵气化形在身前布下屏障后快速后退,身上现出点点金光。

    天色愈加黑暗,至暗之时电光闪动。在僧人身上金光将要圆满的时候,一道雷光从上空降下,黄潇开始施展五雷正法。

    金光雷光相遇以后,雷光湮灭,金光变得暗淡。僧人与黄潇脸上同时现出惊讶,又快速隐去恢复如常。

    五雷正法可以破除一切阻挡,给敌手肉身造成损伤。但方才那道天雷不仅没有伤到僧人,还被他施展的术法抵消。

    僧人施展的是宗门秘法佛光显化,显化出的金光可以同化一切术法。但是不知是什么缘故,会被天雷破去大半。

    但此时无法去追究缘由,斗过一次以后天色又有变化,二人再次交手。

    五雷正法能够降下五行天雷,第一道雷光湮灭以后,第二道很快降下。

    僧人不再像之前那样直接接过,在天雷降下的时候手中有了动作。

    天雷再次湮灭,金光也消失无踪。黄潇身形踉跄,几息过后勉强稳住。随即再次掐诀,强行勾引天雷。

    僧人见状,站立改为盘坐。刚刚坐下,僧袍下的身躯开始肿胀,直到将身上衣物撑开后不再有变化。

    第三道天雷直接劈在僧人身上,衣物瞬间粉碎,他也受力跌向一旁。

    三道天雷降下,黄潇再也无力站着,突然颓废跌倒。倒下去之前他看到僧人扶着地面,正在缓缓站起。

    一旁的三清同门见状急忙抢攻,想要在僧人恢复前将其重伤。但十几个回合很快过去,几人迟迟没有建功。

    剩余同门争斗的时候,司马问之与黄潇都在引灵恢复修为。只是眼前局势变化超出预期,二人未能恢复多少,僧人已经将剩余同门压制。

    危急时刻,林外又有声音响起。众人看过去的时候,一人头戴斗笠,正在向斗法的地方疾驰过来。

    司马问之看到后脸上露出喜悦,黄潇看到他的神色,脸上现出疑惑。

    但是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就渐渐散去,十几息后司马问之看清来人的身形,不是他心中想到的那个人。

    前一年逃出青玄山时,曾有人助他逃离,又将上清宗两道正法赠送。那人道法高深,头上戴的就是斗笠。

    此时来人的穿戴虽然相同,身形娇小了许多。在远处时无法确认身形,被司马问之认错。

    即便如此,他心中仍旧变得安定。来人身上穿的是道袍,且与黄潇几人相同,表明此人是三清同门。

    只是头上有斗笠遮挡,看不到面容也看不到道巾,无法分辨到底是哪一宗。

    来人到了眼前没有停歇,直接闯入战团,与剩余两个道人一起,与对面僧人周旋。出手同时,将一物甩到司马问之怀中。

    物品入手圆润光滑,如同一块被蕴养多年的玉石。

    司马问之打量的时候,战团之中形势又有变化。

    僧人接过三道天雷后,出手虽然依旧强横,却远不如之前狠辣。之所以能够将剩余二人压制,是因为众人灵气也快枯竭。

    但后来出现的道人出手以后,修为虽然与他几人相仿。但灵气充足,大开大合之间渐渐扭转了颓势。

    “为我护法。”

    几十个回合以后,后来的同门如同黄潇之前那样,开口提醒众人。随后也从怀间拿出一张符录,开始掐诀激发。

    僧人见状,心中骇然。

    方才接下三道天雷看似无事,但佛光显化与不坏金身两道秘法接连被破。若此人再引下几道天雷,他已无力承受。

    因此,见到对面两人再次发难以后,他佯装不敌踉跄后退。随后转身疾行,想要先行离开此地再做打算。

    但是刚刚逃出去几十步,他察觉身后劲风突然而至,本能地回身查看。刚刚回头就见到金芒遮住双眼,随后失去知觉。

    不远处,看到术法威力的众人皆目瞪口呆。

    后来的同门将符录激发以后,一道金芒如同长虹贯日,将僧人罩在其中。等光芒消散以后,再也不见他的踪迹。

    “他…,他去了何处?”

    虽然彼此有争斗,但是几人斗法时心中都没有杀人的念头。见到僧人消失不见,身旁一人心中有些猜测,开口询问。

    被询问以后,斗笠人没有回应,调转身形向黄潇走去。

    “你是黄潇?”走近以后,她开口发问。

    黄潇还没有回应,司马问之听到声音身躯一震,愣在那里。

    “是。”黄潇答复。

    “你是如何知晓的?”回应以后,黄潇反问回去。

    他向来孤傲,若是换做其他时候这样问他,他不会理睬。

    但此时不同。

    若不是眼前这人相助,不要说刺客会被僧人带走,他们几人也会被带去西霞寺中。以后命运如何,无人能够知晓。

    “远远就看到此处有人在施展五雷正法,若是年老道人,或许猜不到是谁。但如此年轻的,玉清宗内也只有你一人可以做到。”斗笠人开口说明。

    随后她不再理会黄潇,又向司马问之那里走去。

    司马问之见状,挣扎着起身想要和她说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个耳光直奔脸上,他又踉跄着倒了下去。

    “之前不辞而别,今日以礼相还。”斗笠人打过以后,将头上斗笠摘下露出面容。

    是凌霜。

    刚刚询问黄潇时,凌霜开了口。司马问之听到声音后,已知晓她的身份。

    此刻被打了耳光,他心中有些恼怒。但听到凌霜后面说的话,一时间无法反驳,只能在跌倒处愣着。

    “随我走。”

    司马问之发愣的时候,凌霜再次开口。上前几步将他扶起,不顾他挣扎,硬拖着向树林外走去。

    “师兄,此人不能随你离去。”黄潇见状,连忙开口。

    “看过以后,再说一次。”

    凌霜听到后回转身形,将腰间玉牌摘下,扔过去的同时开口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