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网 > 女生小说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三十二章 王之酒宴,不敢参加
    雁夜见到即使自己把手枪顶在时臣后脑勺上,他也毫无反应,顿时感觉火焰要从胸中涌出,手指便用力起来——

    “砰!”早已是尸体的脑袋顿时开了花。无头尸体倒了下去,触发了切嗣设置的诡雷。

    “轰!”

    时臣的尸体变得惨不忍睹,被爆炸掀倒在地上的雁夜,虽然身上中了好多弹片,血流不止,却不动了。不是痛得动不了,这种痛比起刻印虫啃食根本不算什么,他动不了的原因是,动力失去了——

    内心出现了一个空洞,这个洞大得令间桐雁夜这个人格的轮廓崩溃了,残破到了无法辨认的地步。

    爆炸距离用来记录的纸张和一些不含魔力的书本太近了,那里已经点燃。

    这个地方不具备魔术机能的情况下,火灾已无法制止,过了些时间,终于变成了街道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的大火。

    因为周边居民拨打火警电话,而让这场大火被扑灭,则是两小时后的事情。

    作为远坂家人的葵接到电话后驱车赶回几乎变成废墟的家中,只能跪在地上,泪眼汪汪地注视着被搬出的丈夫和青梅竹马的尸体,直到被回收。

    ……………………………………………………

    晚上,爱因兹贝伦城堡——

    “?!”已经开着最高级别隐蔽完全不可知化[erfectnable]才成功神不知鬼不觉偷偷摸进爱丽丝菲尔的结界的克劳恩皮丝愣了一下,嘴角一抽,“雁夜那家伙也太没用了吧,这是怎么突然死掉了啊?事先准备好让caster魔力真是太好了。”

    克劳恩皮丝来到城堡花园的时候,发现saber和rider已经喝上了。

    爱丽丝菲尔和韦伯分别在他们身后,但爱丽丝菲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虽然看不懂但似乎在和韦伯做着眼神和手语互动,韦伯那慌乱的样子真是可爱。

    “爱丽丝菲尔的反应,和我给他们的卷轴有关吗?archer真慢啊。”

    但很快,archer跟着便沿着道路走进了花园中。

    克劳恩皮丝连忙向旁边挪了一步,避开走进花园的archer。占据视野最好观察酒宴移动也最方便的地方果然有问题啊。

    archer向周围看了看,不悦道“真亏选了这么个破地方,也就这点品味吧。害我特意赶来,怎么谢罪?”

    “archer?为什么?”大惊的爱丽丝菲尔不由后退了一步,远坂时臣不是死了吗?为什么archer还能保持现界?

    “哼,杂种,竟敢擅自处决了我的臣下。”archer盯着爱丽丝菲尔,让爱丽丝菲尔感到害怕极了。

    saber起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archer锐利的视线,回问“archer,你指的是什么?”

    “不过鉴于那家伙一开始就背叛了本王,所以对你们的擅自处决就不追究了。”archer并没打算回答saber的问题。

    可saber也猜出几分了,大概是archer的aster背叛了archer,而这位aster被切嗣杀了。这倒是符合切嗣作为魔术师杀手和那个职阶assass的风格。既然archer如此从容,那应该是找到新的aster了。

    archer看起来没啥变化,看向saber的样子也毫无变化,明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却如此看淡,让克劳恩皮丝有些失望。也让他紧张,被时臣这个死板家伙稍微牵制一下的archer其实更好对付吧。

    “嗯,过去的胜负就过去了,现在是酒桌上的胜负。来,迟到者罚一杯。”无视了有些险恶的气氛,rider豪迈地从带来的酒桶中舀了一大瓢,递给archer。

    archer也很干脆地一饮而尽。

    “王什么的真是好难理解啊,拼酒的面子很重要吗?”在克劳恩皮丝眼中,连时臣家的酒都嫌弃而跑到绮礼家喝的吉尔伽美什,光是端着这种批发货都会觉得受侮辱才对。

    “这是什么劣酒啊,居然用这种酒来进行英雄间的战斗?”archer一脸厌恶道。

    嗯,虽然为了摆出王者风范而没有摔,但果然不好喝啊。

    “是吗?明明从这儿的市场买来的,不错的酒啊。”rider似乎困惑不解。

    不不不,有情报说rider你和韦伯有偷鸡偷书的哟,连那种东西都付不起,你们哪里有钱买成桶的酒啊?真的不是偷来的吗?可就算是偷来的也会美其名曰“王的掠夺”吧。

    “会这么想是因为你根本不懂酒,杂种。看看吧,这才是王之酒。”archer嗤之以鼻地张开金色波纹光晕,从里面拿出了金色的酒壶和镶着炫目宝石的酒杯。

    “哦,太感动了。”rider眼神就像看到了无尽财宝一样,事实上那确实是无价之宝吧。

    感到自己装逼成功的archer,开心地将新酒倒入三个杯子里。

    “啊~啊~我也想喝啊。”尽管克劳恩皮丝已经移步花园边上,可剩下的一丝酒香还是飘过来了。

    说不定真的是神之酒,就连从不挑食也从不醉酒,把酒当汽水饮料喝的克劳恩皮丝都有点下意识咽口水。

    “某种意义上我也是‘王’,去蹭口酒没关系吧?不不不,我在被通缉的时候搞不好他们会为了争抢而一起打过来啊!”克劳恩皮丝无声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冷静,今天的天真好,今天是好天气…………”

    不过今天还真就是好天气。很适合克劳恩皮丝在这里看三王一台戏。

    “亲临现场果然和一段荧幕画面的记忆不同啊。”

    霸道的征服王,高傲的英雄王,清敛的骑士王,展现得淋漓尽致,archer和rider在圣杯所有权上针锋相对,而saber因为思想和愿望与另外两位的世界观差距太大,而遭到了archer的嘲笑和rider的怒斥。

    而冲突也就止步于言语了。

    “在他们分开前,看来我是没机会做些什么了。”

    不知是不是开光嘴,情况瞬间突变——未远川方向,那宛如火山爆发一样磅礴的魔力喷发,以及,升到空中的淡紫色雾气。

    这引起了在场三王俩魔术师的注意。

    “卧槽,caster我希望打开能容纳魔树插入吸收魔力的‘门’,可没叫你玩儿大喷发啊?”克劳恩皮丝连忙用讯息[ssa]联络caster。

    caster“assass哟,盛宴即将开启,如今我将再次高举救世主的旗帜!遭舍弃者聚集到我身边来!受蔑视者聚集到我身边来!吾等受欺凌者的怨恨,即将传达给神!”

    这家伙疯了。克劳恩皮丝得出了结论。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