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二宝:总裁的天价宝贝 > 第1114章 不会走的
    第1114章 不会走的

    难得见他这么老实,小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学着他以前的语气说“真乖。”

    乔逸晨“……”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小景动作一僵,干咳了几声,慌慌张张退开“额,顺手,顺手了。”

    乔逸晨“没关系。是你的话可以的。”

    小景偷偷看了看他,接着说“哦,那,那好吧。”

    “咳咳咳,”随后,她坐直了身子,说“那我们现在来说正事吧。”

    “嗯,你说。”乔逸晨做了个请的手势。

    “咳咳,”小景又咳嗽了几声,故作严肃说“嗯,现在我要发表意见了,阿晨你暂且先听着吧。”

    乔逸晨“……好的。”

    小景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说的那些我都收到了。”

    乔逸晨一颗心悬了起来,紧张看着她。

    小景又接着说“其实我说要找你谈谈,也是想跟你说这个。”

    乔逸晨一愣“啊,你,你知道了?”

    小景摇摇头“没有,我不知道。”

    乔逸晨“……”

    那又是什么?

    “唔,怎么说呢,”小景托着下巴思索了片刻,说“我只是隐约觉得我好奇怪。”

    “你不奇怪。”小景话音才落下,乔逸晨便迫不及待说。

    小景无奈看了他一眼,说“你别打断,先听我说完。”

    乔逸晨用舌头顶了顶牙槽,抿唇,不再出声了。

    小景“……”

    他这是闹气别扭来了吗?

    “跟你前面说的那些一样,我也发现了自己身上那些奇怪的事,我问过小宁她们,他们都没有像这样过。”

    迟疑了下,小景还是盘腿坐好,这样坐更让她觉得放松。

    “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我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不管是晚上学习还是演戏,有时候我都觉得这像是在作弊一样。”小景笑了笑,又说“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轻松作弊的。”

    她闭了闭眼,而后接着说“还有就是你说的我做梦的事,我记得好像跟你提到过。其实我还有一些没有告诉你。”

    乔逸晨一怔,“你的意思是……”

    “嗯,没错,更真实的梦,梦中的我好像就在哪里生活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小景点点头,说“而且,我还不止一个晚上做了那样的梦,而是无数次重复着,我一直在那个院子里生活着,每次过的都不一样。”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梦能解释得过去的,尤其是在发现自己的异常后,她不可能不在意。

    梦中那些环境和人,都是只有在书中,在古装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那是和她现在生活的环境完不同的一个时代,或是时空?

    她觉得陌生,却又很亲切,即便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东西,她心里却始终觉得,她其实就该生活在这里,那才是她应该有的生活。

    因为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所以她也没有再跟乔逸晨说,不想给他添麻烦。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梦,会有那样的想法是因为她喜欢看古代的故事,喜欢那种环境,直到试镜那次事情发生。

    不同于在梦中作弊背书,那一次发生的事,连她自己都不清不楚。

    再联想到以前的那些事情,她越发觉得不对劲,紧随而来的是不安,分开时间越长,心里的不安就越强烈,她开始害怕睡觉,怕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再后来,她变得不睡觉也害怕。

    小景知道自己身上不同于别人的东西,这份不同带给了她无数优势,同时也怕这些优势会把她在意的东西夺走。

    诺诺说,不要一个人承受着,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她有家人,有阿晨,她可以求助他们。

    小景一直以为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愿太麻烦其他人,却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原来乔逸晨也有同样的担心。

    她解释不通自己的梦,更解释不通那种奇怪的想法,可如今,阿晨却告诉她,她真的可能来自那个陌生的时代。

    怎么来的,她不知道,她是谁,她也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在这个时代没有家,没有身份。

    “说实话,我现在挺失落的。”小景苦笑着说“不过,现在已经不会了。”

    乔逸晨愣了愣,生怕她说出他害怕听到的话似的,突地伸手抓住她的手。

    小景被他吓了一跳,而后忙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抚道“放心啦,我没有消极的想法。”

    “那……”

    “你怎么突然这么胆小了呢。”小景无奈说“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吓成这个样子了?”                乔逸晨苦笑“这不是没办法嘛。你的事情让我怎么冷静得下来?”

    “我很感动,但我不支持你的想法。”小景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语气老成教训说“你可是乔逸晨,天不怕地不怕的乔逸晨耶,怎么能被这种事情吓到呢!”

    乔逸晨把她手指抓在手心,“别打趣我了。面对你的事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

    小景眨眨眼,最后还是没能承受住他的热情,转开了视线,“你,你这人怎么能这么狡猾呢。”

    乔逸晨“哪里狡猾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景“看,这还不狡猾吗?”

    乔逸晨“……”

    “唉,等等,我们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小景挥了挥手,强行把话题带回来,说“接着说我的事。”

    乔逸晨笑了笑,“现在才想起啊?”

    小景瞪他一眼,“这还不是因为你!”

    乔逸晨耸耸肩,表示知错。

    小景“……”

    认错那么快,她都不好多说点了。

    “那,”乔逸晨把她的手拿在受理把玩,边说“你相信吗?”

    “相信啊。”小景不假思索说“我自己已经经历过,你又说了那么多,为什么不相信?”

    乔逸晨无奈笑了笑,“就不多怀疑怀疑?”

    “怀疑有用吗?”小景无语说“事实都已经摆在面前了,我再怀疑也是再耽误时间,没必要。”

    “那……”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想问什么。”小景忍无可忍,抽出手,双手捧着他的脸,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两人近距离对视着,她一字一顿说“不会,我不会离开,也不可能离开的。”

    乔逸晨顿时松了口气,一颗心却仍然悬着,他太贪心了,还想要更加明确的回复。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他安心。

    “我现在在这边已经有家人,还有你这么好的男朋友,我为什么要舍弃现在的美好,跑回去陌生的地方?”小景解释说“而且,我已经没有过去的记忆,就算有机会回去,我回去了也没用,我不知道自己过去是谁,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也不记得他们了。”

    顿了顿,她再次望着乔逸晨的眼睛,说“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

    小景总是这样,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说出让人感动的话。

    乔逸晨早就习惯了,也很享受这种感动,可在听到小景说出那句话时,他仍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未听过感动的话一样,那一瞬间他整个世界都是炫丽的,一个个漂亮有喜庆的烟花在他的世界里绽放开。

    他被小景感动到了,觉得只要有了小景这句话,一切都值得了。

    “我……”乔逸晨想说点什么,却又一句话说不出来,他垂下眸光,嗓音哽咽,却始终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现在很感动。”小景无奈的在他额头上亲了亲,又抱了抱他,安慰道“现在你有什么情绪都是正常的,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乔逸晨“……我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小景“是是是,我知道,能理解的。”

    “所以,”安慰好他,小景推开他的脸,仔细端详了一番,说“现在知道我的意思了吗?”

    乔逸晨“……知道了。”

    还有,能不能不要用哄小孩子的语气来哄他?

    他不是孩子啊。

    “那就好。”小景松了口气,随即又苦笑了下,说“原来我们两人都好傻。”

    “可不是,”乔逸晨也笑了,“我们真是够笨的,诺诺骂的没错,我们真是太胆小了。”

    本来是一件沟通就能解决的事,可他们却谁都没有对对方说,愣是一个人在那烦恼,导致心理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接近崩溃。

    “我一直怕你不相信。”乔逸晨无奈说“毕竟这种事情很玄乎,只是我和诺诺的猜测,若非要我们证实的话,我们也拿不出证据来。”

    “确实。”小景点点头,十分赞同说“如果没有那些梦,你直接跟我说,我是不会相信的。”

    “我也没想到你还在做那种梦。”一想到小景的那些梦境,乔逸晨又害怕起来了,“最近还经常梦到吗?”

    “没有了。”小景摇摇头,笑道“因为军训太累了,根本没时间让我梦到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也因为白天也在被困扰着,所以晚上睡觉时反而减少了。

    乔逸晨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愣了好半响,继而笑了,“那我要感谢军训才是。”